周郡部·卷六

李昉

○河南道下

滑州

《十道志》:滑州,灵昌郡,置在白马县。《禹贡兖州之域。春秋时卫地。战国时属魏。秦为东郡地。

左传》曰:狄灭卫,卫立戴公,以庐于曹。(今白马地即曹邑。)卫文公自曹邑迁于楚丘。(今卫南县也。)卫成公又迁于帝丘。(今濮阳县。)

史记》曰:秦始皇五年,拔魏十五城,始置东郡。

汉志》曰:白马,属东郡。

又曰:郦食其说沛公曰:"守白马之津,以示诸侯形制之势,则天下知所归矣。"

《西征记》曰:古有神白马,因以名县。

又《开山图》曰:白马群行水上,悲鸣则河决,驰走则山崩。

后汉书》曰:樊儵封燕侯,即东郡也。

濮州

《十道志》曰:濮州,濮阳郡,置在鄄城县。《贡》兖州之域。时卫地。战国时属齐。秦并天下,即东郡地。在汉为济阴郡之鄄城县。

《左传》曰:齐桓公会诸侯于鄄。(杜注曰:卫邑,今东郡鄄城是也。)

《史记》曰:齐威王九年,赵伐我,取鄄。

《左传》曰:卫侯梦於北宫,见人登昆吾之墟。(注云:卫有观在昆吾之墟,今濮阳城是。)

《史记》曰:耕于历山,耕者让畔。(应劭曰:历山即雷泽中山也。)

《水经》曰:昔师延为纣作靡靡之乐武王伐纣,延东走,自投濮而死。卫灵公将之晋,舍於濮水之上,夜闻歌声,召师涓受之。

济州

《十道志》曰:济州,济阳郡,置在庐县。《禹贡》兖州之域。春秋时,其地属齐。秦兼天下,为东郡荏平地。

《左传》曰:齐、郑盟于石门,寻卢之盟。杜注曰:今卢县故城是。

《史记》曰:扁鹊生卢,故曰卢医。

郦元《元注水经》曰:碻磝城西即故荏平县城,碻磝即今州是也。沈约《宋书》作"敲嚣"字。

《宋书》曰:元嘉七年,到彦之北征,拔碻磝,后失之。至二十七年,以王玄谟为宁朔将军先锋入河,平之,於此固守,因置碻磝城。

《郡国志》曰:后魏置济州於单于城中,即石勒於耕处闻鼓角之声是此。

《图经》曰:东阿,春秋时齐之柯地也。

《郡国志》曰:其地出缯缣,故秦王服阿缟。

《十道志》曰:石窌,在长清县。

《左氏传》曰:齐晋战于鞍,齐师败绩,齐侯自徐关入,见女子,曰:"君免乎?"曰:"免。""锐司徒免乎?"曰:"免。"既而问之,壁司徒之妻也。与之石窌。

郓州

《十道志》曰:郓州,东平郡,置在须昌县。

元和郡县图》曰:《禹贡》兖州之域。春秋时属宋,即鲁附庸须句国。战国时,其地属魏。秦为薛郡地。汉为东平国。

《左传》曰:晋人执季文子於苕丘,公还待於郓。杜注曰:"郓,鲁西邑。"

又《僖二十二年》:伐邾须句。(僖公时也。)

又《哀十四年》:西狩于大野,叔孙氏之车子鉏商获麟,赐虞人。(大野即钜鹿县。)

青州

《十道志》曰:青州,北海郡,置在益都县。

《元和郡县志》曰:少昊氏之墟,古青州之地。舜时以青州越海辽远,分为营州。武王克商,封师尚父於齐营丘。周成王少时,命太公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於穆陵,北至於无棣,五侯九伯,实得征之。后子孙为秦所灭,分齐地置齐、琅琊二郡。汉为临淄郡。

《图经》曰:少昊之代爽鸠氏,虞、夏则有季荝,汤有逢公伯陵,殷末有蒲姑,皆为诸侯,国於此地。周成王时,蒲姑与四国作乱,成王灭之,以封太公。

《史记》曰:齐有清济、浊河,可以为固;长城钜防,足以为塞。

又曰:秦东说齐宣王曰:"齐南有泰山,东有琅琊,西有清河。北有渤海,此所谓四塞之国也。齐地方二千馀里,齐军之良,进如锋矢,战如雷霆,解如风雨。即有军役,未尝倍泰山,绝清河,涉渤海也。临淄甚富,其民无不吹箫,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临淄之涂,车毂击,人肩相摩,连袂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给人足,志气高扬。

又曰:齐所以名齐者,有天齐祠也。

又《封禅书》曰:始皇游海上,祠名山大川及八神。求羡门之属八神,一曰天主,祠天齐。天齐,池名,在临淄南郊山下。

汉书》曰:夫齐,东有琅琊、即墨之饶,南有泰山之固,西有浊河之限,北有渤海之利,地方二千里,持戟百万,悬隔千里之外,齐得十二焉。

又曰:齐有三服之官,纵为首服,纨素为冬服,轻绡为夏服。

《韩诗外传》曰:齐景公游何牛山之上,北望齐国,曰:"美哉国乎!郁郁葱葱。使古人无死者,则寡人将去此?"俯而泣下沾襟。国子、高子曰:"然!臣赖君之赐,疏食恶衣,可得而食也;驽马柴车,可得而乘也;且犹不欲死,而况君乎!"又俯而泣。晏子笑曰:"乐哉!今日之游宴也,见怯君一、谀臣二。使古而无死,则太公、丁公至今犹存。吾君方将被莱笠而立畎亩,惟农事之恤,何暇念死乎!"公惭,乃引觞自罚。

《韩子》曰:景公与晏子游于少海,登柏寝之台而望其国,曰:"美哉!堂堂乎!后代孰有此?"晏子曰:"其田氏乎!"公曰:"寡人有国,而田氏有之,奈何!"对曰:"君欲夺之,则近贤远不肖,振穷恤孤。虽十田氏,其如君何!"

《齐记》曰:晋永嘉五年,东莱牟平曹嶷为刺史,所筑城有大涧甚广,因之为固,谓之广固城。城侧有五龙口。

崔鸿《十六国春秋·南燕录》曰:慕容德初议所都,尚书潘聪曰:"青齐沃壤,号曰东秦,土方二千里,四塞之固,负海之饶,可谓用武之国。广固者,曹嶷之所营,山川险峻,足为王者之都。"从之。

齐州

《十道志》曰:齐州,齐南郡,置在历城县。古兖州之域。

周礼》曰:子为玄枵,齐之分。

《左传》曰:晋平公伐齐,战于历。

《史记》曰:舜耕于历山下。

《竹书·穆天子传》曰:天子自五鹿东征,钓於漯水,以祭淑人。己巳,天子东征,饮于漯水之上。(漯水在祝阿,即今禹城县。)

《郡国县道记》曰:章丘,古高唐县也,春秋时齐邑。

《史记》曰:齐威王使眄子守高,赵人不敢东渔于河。

淄州

《十道志》曰:淄州,淄川郡,置在淄川县。《禹贡》青州之域。周之九州,为幽州之境。春秋及战国时,属齐。秦为齐郡。汉为济南郡之般阳县。

《汉志》曰:般阳,属济南郡。应劭曰:在般水之阳。王莽曰济南亭

《图经》曰:长山县,本汉於陵县也,隋改焉,以界内长白山为名。

《汉志》曰:於陵,属济南郡。王莽曰於陆。

《郡国志》曰:长山於陵城,散宜生得瑞兽之地。

莱州

《十道志》曰:莱州,东莱郡,置在掖县。《禹贡》青州之域。周之九州,为幽州之境。秦置三十六郡,属齐郡。《汉志》:高祖置东莱郡,以其在齐国之东,故曰东莱。

《尚书·禹贡》曰:莱夷作牧。

《左传》曰:齐侯伐莱,莱人使正舆子赂夙沙卫以索马牛皆百匹,齐师乃还。后齐人复入莱,莱恭公俘柔奔堂,晏弱围堂,灭之,迁莱子於郳。

《史记》曰:周武王封太公於营丘,莱侯闻之,遂与太公争营丘。

《左传》曰:聊摄以东,姑尤以西,其为人也多矣。(聊摄,齐西界;姑尤,齐东界。谓聊城,摄城,姑水,龙水也,水在即墨县。)

《汉书·郊祀志》曰:武帝元封元年,大旱,祷万里沙。孟康云:沙长三百里。(沙在郡界。)

地理志》曰:长广县有奚养泽。(长广今昌阳县。)

《周礼·职方氏》曰:幽州之薮曰奚养。

登州

《十道志》曰:登州,文登郡。汉牟平县,属东莱郡。文帝封齐悼惠王子将闾为牟平侯,此即将闾邑也。

《图经》曰:古莱子国也。战国及秦,属齐郡。汉已下,属东莱郡。

又曰:文登,汉腄县有之罘山。

《汉书》曰:腄有之罘山,丹水所出。(师古曰:腄,直睡切。)

《史记》曰:始皇二十八年,行郡县,上泰山,过黄腄,经成山。后二十九年,又东游,登成山,升之罘,勒石纪功。

密州

《十道志》曰:密州,高密郡,置在诸城县。《禹贡》青州之域,兼得徐州之地。秦为琅琊郡。汉属齐,文帝分齐立胶西国,封齐悼惠王子卬为胶西王,都高密。

《齐记》曰:密州,本东武县,乐府东武吟》即是也。

《秦本纪》曰:始皇二十八年,齐登琅琊层台于山上,秦王乐之,因留三月。乃徙黔首二万户于琅邪山。

吴越春秋》曰:越王勾践二十五年,徙都琅琊,立观台,周旋七里,以望东海

《史记》曰:齐湣王为燕师所败,唯聊、莒、即墨三城不下。立湣王之子法章於莒,是为襄王。

徐州

《十道志》曰:徐州,彭城郡,置在彭城县。

《元和郡国志》曰:《禹贡》徐州之域。春秋时宋、滕、薛、小邾、逼阳之地。六国时属楚。秦并天下,为泗水郡。楚汉之际,楚怀王自盱眙徙都之;后项羽徙怀王於郴,自立为西楚霸王,又都於此。汉为泗水郡,后为彭城郡。

《汉书》曰:高祖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上击筑,自歌《大风之歌》,令儿皆习和之。上乃起舞,忼慨泣下,谓沛父老曰:"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之后,吾魂魄犹思沛。"

《宋书》曰:高祖经略中原,以彭城险要,置府於此。后王玄谟上表曰:"彭城南届大淮,左右清、汴,城隍峻整,襟卫周固。又自淮以西,襄阳以北,经涂三千,达于济、岱,六州之民三十万户,实由此境。"

《后魏书》曰:尉元上表曰:"彭城,宋之要藩,南师来侵,莫不因之以凌诸夏。"

泗州

《元和郡国志》曰:泗州,临淮郡,理临淮县。《禹贡》徐州之域。春秋属鲁,又为徐子之国。后秦灭楚,为泗水郡。汉分置临淮郡。

《汉书·地理志》曰:厹犹,属临淮郡。王莽曰康义。(厹音仇,即连水也。)

都城记》曰:周穆王末,徐君偃好行仁义,东夷归之者四十馀国。穆王西巡,闻徐君威德日远,遣楚袭其不备,大破之,杀偃王。其子遂北徙彭城,百姓从之者数万。徐国,今徐城是也。

兖州

《十道志》曰:兖州,鲁郡,置在瑕丘县。

《元和郡县图》曰:《禹贡》兖州之域。春秋时为鲁国。武王即位,封周公於少昊之墟,曲阜之地,周公不就,至子伯禽乃就封。之后三十四君,为楚所灭。楚以鲁为薛郡。汉为鲁国。魏太祖为兖州牧焉。

《左传》曰:季康子伐邾,以邾子益来囚诸负瑕。杜注云:鲁邑也,有瑕丘城,即今县。

《家语》曰:夫子中都宰,今有中都城在焉。

《汉书》曰:高祖略地,取湖陵。《方舆地志》属山阳郡,即今方与县也。

《左传》曰:隐公矢鱼于棠。即此地,唐或为鱼台县。

《汉书》曰:吴楚七国反,天子命周亚夫将三十六军击之。亚夫至淮阳,问客邓都尉:"策安出?"客曰:"莫若引兵东北壁昌邑,以梁委吴。使轻兵绝淮泗口,塞吴饷道。使吴、梁相弊,乃以全制其极,破吴必矣。"亚夫从之,乃破吴。(今金乡县有昌邑故城。)

《魏志》曰:太祖欲征陶谦,时吕布在兖州,荀彧说太祖曰:"昔高祖居关中,光武据河内,皆深根固蒂以制天下,进足以胜敌,退足以自守,故虽有困败而终济大业。将军本以兖州首事,平山东之难,百姓无不归心悦服。且济、河,天下之要地,是亦将军之关中、河内也,不可不先定。"乃从之。

海州

《十道志》曰:海州,东海郡,置在朐山县。《禹贡》徐州之域。春秋鲁国之东境。七国时属楚。秦为薛郡地,后分薛郡为郯。汉改郯为东海郡。

《汉书》曰:朐,属东海郡。秦始皇立石海上以为东门

又曰:东海郡祝其,羽山在南,所殛之地。王莽曰犹亭。

《左传》曰:公会齐侯于夹谷即此。

沂州

《十道志》曰:沂州,琅琊郡,置在临沂县。《禹贡》徐州之域也。春秋时齐地。秦置琅琊郡。

论语》:夫子曰:"点!尔何如?"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又曰: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武城今在费县。)(之,适也。无可之则止,何必公山氏之适。)

又曰:公山弗扰以费叛,召,子欲往。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之,适也。无可之则止,何必公山氏之适。)

《汉书·地理志》曰:襄贲,属东海郡。王莽曰章信。后属琅琊郡。(贲音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是新中国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在法律体系中居于基础性地位,也是市场经济的基本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共7编、1260条,各编依次为总则、物权、合同、人格权、婚>姻家庭、继承、侵权责任,以及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