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郡部·卷五

李昉

河南道中

虢州

《十道志》曰:虢州,弘农郡。《禹贡豫州之域,春秋为虢地。七国时秦、韩之境。秦并天下,为三川郡。汉元鼎中,置弘农郡。

左传·僖二年》曰:晋荀息以屈产之乘,垂棘之璧,以假道於虞,以伐虢。

应劭《汉官仪》云:弘,大也,所以广大农业也。

汉志》曰:武帝置弘农县於秦故函谷关山岭下。

戴延之《西征记》曰:函者,道形如函也。孙卿子曰:"秦有松柏之塞"是也。

帝王世纪》曰:虢有三焉。周兴,封虢仲於西虢,此其地也。封虢叔於东虢,即成皋是也。今陕郡平陆县是北虢。

汉书》曰:杨仆为楼船将军,耻为关外人,於是徙关新安,割秦河南、南阳二郡之西境,於故函谷关置弘农郡。

《汉书·郊祀志》曰:黄帝以首山之铜铸鼎於荆山之下,后名其地为鼎湖。(今胡城县也。)

《郡国县道记》曰:卢氏,西虢之别也。

《遁甲开山图》曰:卢氏山宜五穀,可以避水灾,因山以名县。

汝州

《十道志》曰:汝州,临汝郡。《贡》豫州之域,时为周王畿及郑、楚之地。

十三州志》曰:战国时,梁属魏。秦置三十六郡,属三川郡。汉为河南郡之梁县也。

《左传·昭二十九年传》曰: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一雌死,潜醢以食夏后。夏后飨之,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即鲁山县也。)

又曰:楚白公之乱,叶公率国人攻白公,白公奔山缢死,叶公遂邑焉。(即今叶县也。)

语》曰:叶公好龙,窗壁背画龙形,真龙为降,叶公见而丧魄。

《汉书》曰:汉王至成皋,辕生说汉王曰:"汉、楚荥阳数岁,汉常困。愿君王武关,项王必引南走,王深壁,令荥阳、成皋且休息。使韩信等辑河北,地连燕齐,君王乃复走荥阳。如此,则楚所备者多,汉得休息。"王从其计,出兵宛、叶间。

《左传》曰:邘、晋、应、韩,武之穆也。注曰:应城,在襄城城父县西南。

韩诗外传》曰:周成王与弟戏,以桐叶为珪:"以封汝。"周公曰:"天子无戏言。"王应时而封曰应侯。今应城是也。

郑州

《十道志》曰:郑州,荥阳郡。《禹贡》豫州之境。秦兼天下,为三川郡。

《帝王世纪》曰:黄帝都於有熊,今新郑是也。

《汉志》曰:新郑,本高辛氏火正祝融之墟。

《国语》曰:郑桓公为司徒,问於史伯曰:"王室多故,余惧及焉,何以逃死?"史伯对曰:"王室将卑,戎翟必昌,不可逼也。当成周者,南有荆蛮、申、吕、应、邓、陈、蔡、隋、唐;北有卫、燕、翟、鲜虞、路、泉、徐、蒲;(鲜虞、姬姓。路、泉、徐、蒲、皆赤翟,隗,姓也。)西有虞、虢、晋、隗、霍、杨、魏、芮;(八国,姬姓也。)东有齐、鲁、曹、宋、滕、邹、莒;是非王之父子母弟甥舅也,皆则蛮夷戎狄之人也。非亲作顽,不可入也。其济、洛、河、颍之间乎!(言此四水之间可逃。)是其子男之国,虢、郐为大,(虢,东虢,仲之后,郐,姬姓。)虢叔恃势,郐仲恃险,皆有淫侈怠慢之心,加之以贪冒。君若以周难之故,寄孥与贿焉,不敢不许。(孥,妻子,贿,财也。)周乱而是,骄而贪,必将背君,君若以成周之众,奉辞伐罪,无不克矣。克二邑,邬、弊、补、丹、依、柔、历、华,君之土也。(言克虢郐,此八邑可得。)若前华后河,右洛左济,主芣、騩而食溱、洧,(芣,骊山名,主为神主也。)修典刑以守之,可以少固。"王说,乃东孥与贿虢、郐,受之十邑,皆有寄也。(后桓公之子武公竟取十邑之地而居之,今河南新郑是十邑,谓前八邑及虢,郐。)

韩诗外传》曰:郑国俗以二月桃花下水时会于溱、洧之上,以自祓除也。故《诗》曰:"溱与洧方涣涣兮。"

《汉书》曰:汉王数困荥阳、成皋间,计欲捐成皋以东,屯巩、洛以距楚。郦食其曰:"夫敖仓,天下转输久矣,臣闻其下藏粟甚多,楚人拔荥阳,不能坚守敖仓,此天所以资汉。愿足下急进兵攻荥阳,据敖仓之粟,即天下知所归矣。"

《晋书》曰:阮籍尝登广武,见刘、项战处,叹曰:"时无英主,使竖子成名。"(其地在荥阳。)

《地道记》曰:阳武、荥阳有博浪沙张良为韩击秦始皇处。

宋州

《十道记》曰:宋州,睢阳郡,理宋城县。虞舜十二州为豫州之境。周为青州之域,武王封微子之邑。后为齐、楚、魏所灭,三分其地,魏得其梁、陈留,齐得济阴、东平,楚得沛梁,即今州地。

礼记》曰:武王克殷,下车而封殷之后於宋。

《禹贡》曰:导菏泽,被孟猪。(孟潴泽在今虞城县,明都泽是。)

《博物志》曰:宋北至泗水,南迄睢涡,有孟猪之泽,砀山之基。

元和郡国志》曰:秦并天下,改为砀郡。后改为梁国,汉文帝封子武为梁王。自汉至晋为梁国,属豫州。宋改为梁郡。隋於睢阳置宋州。

《唐书》曰:天宝末,禄山乱两河,郡县多所陷没。张巡、许远守睢阳,贼将尹子奇并力攻围,逾年不下,城中食尽,竟为贼所陷,巡等抗词不挠,遂被害。

《陈留风俗传》曰:宋之地犹有先王遗风,重厚多仁,好稼穑,恶衣食以致蓄藏。

史记》曰:梁孝王筑东苑三百里,是曰免园。又为复道自宫属诸平台三十馀里。

《图经》曰:梁王有修竹园,园中竹木,天下之选,集诸方游士,各为赋,故馆有邹枚之号。又有雁鹜池,周回四里,亦梁王所凿。又有清冷池,有钓台,谓之清冷台。

《汉志》曰:宁陵属陈留。莽曰康善。孟康曰,故葛伯国,今葛乡是也。

《汉书》曰:梁孝王武,以孝文十二年徙梁,梁为大国,居天下膏腴地,北界泰山,西至高阳,四十馀城,多大县。於是孝王筑东苑方三百馀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室,为复道,自宫连属於平台四十馀里。

曹州

《十道志》曰:曹州,济阴郡,置在济阴县。《禹贡》豫州之域。周为曹国地,后属宋,七国时属齐。汉为济阴郡,地在济水之南,故以为名。《曹诗》曰:"薈兮蔚兮,南山朝跻。"(曹南山也。)

《左传·僖二十八年》曰:晋侯围曹,门焉,多死。曹人尸诸城上,晋侯患之,听舆人之诵,曰:"移舍於墓"。(言将发冢。)曹人凶惧。因其凶也而攻之,入曹。而分曹、卫之田以赐宋人。晋侯有疾,曹伯之竖侯獳货筮史,曰:"以曹为解。齐桓公为会而封异姓。今君为会而灭同姓。曹叔振铎,文之昭也;先君唐叔,武之穆也。且合诸侯而灭兄弟,非礼也。"公说,复曹伯。

尚书》曰:夏师败绩,遂伐三鬷,俘厥宝玉。(孔曰:三鬷,国名,今定陶。)

水经》曰:菏水,俗谓之五丈沟,东经定陶。

《汉书》曰:高祖五年春二月甲午,即皇帝位於定陶,汜水之阳。

《左传》曰:卫孙蒯田于隧,饮马于重丘,重丘人毁瓶,因诟之。(重丘,今乘氏县。)

亳州

《十道志》曰:亳州,谯郡,置在谯县。《禹贡》豫州之域。春秋时陈国之谯邑。六国时属楚。秦为砀郡地。汉为谯县,属沛郡。

《左传》曰:楚成得臣帅师伐陈,遂取焦夷。(杜注:焦,今谯国。)

《史记》曰:周武王神农之后於谯国。

《汉书·地理志》曰:王莽以谯为延成亭。

《魏志》曰:后汉熹平五年,黄龙见谯。太史令单飏以为其国当有王者兴,不及五十年,亦当复见。及文帝即位果如其言。以先人旧都立为谯国,与长安、许昌、邺、洛阳号为五都。

《元和郡县志》曰:后魏立南兖州,周武改为亳州。

《魏略》曰:太祖於谯东五十里泽中筑起精舍,读书,射猎,闭绝宾客,即谓之谯东。

《史记》曰:老子,苦县人也。(苦县,即今真源县。)

单州

《五代史》曰:单州,本单父县,梁为辉州,后唐同光二年复旧,隶宋州。周广顺中,割隶曹州。

《史记》曰:虑不齐,字子贱,为单父宰,反命於孔子,曰:"国有贤者,贤不齐者五人,教不齐所以治者。"孔子曰:"惜哉!不齐所治者小。所治者大,则庶几矣。"

吕氏春秋》曰:宓子贱治单父,弹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

许州

《十道志》曰:许州,许昌郡。《禹贡》豫州之域。周为许国。

《左传》曰:许,太岳之胤也。

《说文》曰:许,炎帝之后也,武王伐纣时封之。

《汉志》曰:颍川许县,旧许国也。

《魏略》曰:后汉建安元年,太祖迎献帝都於许,即此邑也。魏文帝即位,改许昌县焉。

《左传》曰:郑伯清释泰山之祀而祀周公,以泰山之祊易许田。(今有鲁故城在长社县。)

后汉书》曰:宋宠为颍川太守,问功曹郑凯曰:"闻贵郡山川多产奇秀,前贤往哲,可得闻乎?"凯对曰:"鄙郡禀嵩高之灵,中岳之精,是以圣贤龙蟠,俊乂凤集。昔许由、巢父耻受禅,洗耳河滨,重道轻帝,邈世高蹈。樊仲父者,志洁心遐,耻山河之功,贱天下之重,抗节参云。公仪、许由俱出阳城。留侯张良,奇谋辅世,玄算入微,济生民之命,恢帝王之略,功成而不居,爵厚而不受,出于城父。胡元安,体曾参之至行,履乐正之纯业,丧亲泣血,骨立形存,精神通於神明,雉兔集於左右,出颍阳。彪义山,英姿秀伟,逸才挺出,究孔子之房隩,存文武於将坠,出於昆阳。杜伯夷,经学著於师门,政事熙於国朝;清身不苟,有於陵之操;损己存公,有公仪之节,出定陵。"

又曰:献帝建安元年,迁都许。

《魏略》曰:黄初五年,文帝东征,留郭后於永始台。霖雨百馀日,城楼多坏,有司请移,后曰:"昔楚昭王出游,贞姜留渐台,江水至,使者迎而无符,不出,卒没。今帝在远,未有急,奈何移也。"

又《景福殿赋》曰:镇以崇台,实曰永始。(台在许昌县。)

《魏志》曰:荀彧,字文若,颍川颍阴人也。董卓之乱,彧谓父老曰:"颍川四战之地,天下有变,当为兵冲,宜亟去,无久留。"乡人多怀土犹豫,会冀州牧韩馥迎彧,独将宗室至冀州。后董卓遣李傕等出关东,所过虏掠,至颍川,乡人留者多见杀略。

陈州

《十道志》曰:陈州,淮阳郡,置在宛丘县。

《元和郡国图志》曰:《禹贡》豫州之域,本太昊之墟。周武王封妫满於陈,春秋时楚灭之。秦灭楚,属颍川郡。汉高分置淮阳国,后汉改为陈国。

《毛诗·陈风》曰:坎其击鼓宛丘之下

又曰:东门之池可以沤麻

《注水经》曰:东门池,水至清而不耗,不生诸草。

《尔雅》曰:陈有宛丘。又曰:丘上有丘,为宛丘。

《汉书》曰:高帝十一年,立子友为淮阳王,罢颍川郡以益之。

《七贤传》曰:汉武出淮阳,到监乡。帝问陈翼曰:"此名为何?"翼曰:"监乡。"上曰:"何欺乎?"翼曰:"臣言不欺。若不欺,佩刀当生白毛;若欺,则无毛。"视之,刃果有毛。(监乡在卢江县。)

颍州

《十道志》曰:颍州,汝阴郡,置在汝阴县。

《元和郡县图》曰:《禹贡》豫州之域。春秋胡子国,楚灭之。秦并天下,为颍川郡。在汉则州汝南郡之汝阴县也。魏、晋於此置汝阴郡。后魏改置颍州。

《史记》曰:蒙恬伐楚寝丘。今汝阴县有寝丘故城在焉。

《吕氏春秋》曰:楚孙叔敖戒其子曰:"我死,王必封汝,无受利地。荆楚之间有寝丘,其地为不利,可长有也。"其子从之。楚封功臣二叶而灭,唯寝丘不夺。一名沈丘。

蔡州

《十道志》曰:蔡州,汝阳郡。《禹贡》豫州也。

《图经》曰:春秋时为沈、蔡二国之地,后为楚、魏二国之境。秦兼天下,以其地为三川。汉为汝南郡。《地形志》曰:"谓之悬瓠城,亦名悬壶城。"又《水经》曰:"汝水周城,形如悬瓠,故取名焉。"

《史记》曰:周武王克殷,封叔度於蔡。挟武庚作乱,周公杀管叔而放蔡叔,与车七乘。子胡改行率德。周公闻之,举胡以为鲁卿士,故鲁国治。复封胡于蔡,是为蔡仲。

《舆地志》曰:新蔡县,蔡平侯自上蔡徙都之,故曰新蔡。

《汉志》曰:汝南郡,高帝置。王莽曰汝汾。

又曰:鮦阳,属汝南郡,在铜水之阳也。鮦音纣。

又曰:吴房,本房子国也。楚灵王迁房于楚。吴王阖闾弟夫概奔楚,楚封於此,为堂溪氏。以封吴故曰吴房。

《史记》:秦说韩王曰:"韩之剑戟出堂溪。"

又曰:李斯,上蔡人也。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论要斩咸阳市。斯出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子曰:"吾欲与客复牵黄犬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可得乎?"

《后汉书》曰:许劭,字子将,汝南平舆人也。兄虔,亦知名。汝南人称平舆渊有二龙焉。(平舆故城今蔡州汝阳县,东北有二龙乡月且里。)

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

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

《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是为加强网络直播营销管理,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促进网络直播营销健康有序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制定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