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卷 ▪ 鲁望读襄阳耆旧传见赠五百言过褒庸材靡有称是然襄阳曩事历历在目夫耆旧传所未载者汉阳王则宗社元勋孟浩然则文章大匠予次而赞之因而寄答亦诗人无言不酬之义也次韵

【唐朝】 彭定求

汉水碧于天南荆廓然秀

庐罗遵古俗鄢郢迷昔囿

幽奇无得状巉绝不能究

兴替忽矣新山川悄然旧

斑斑生造士一一应玄宿

巴庸乃嶮岨屈景实豪右

是非既自分泾渭不相就

粤自灵均来清才若天漱

伟哉泂上隐卓尔隆中耨

始将麋鹿狎遂与麒麟斗

万乘不可谒千钟固非茂

爰从景升死境上多兵候

檀溪试戈船岘岭屯贝胄

寂寞数百年质唯包砾琇

上玄赏唐德生贤命之授

是为汉阳王帝曰俞尔奏

巨德耸神鬼宏才轹前后

势端唯金茎质古乃玉豆

行叶荫大椿词源吐洪溜

六成清庙音一柱明堂构

在昔房陵迁圆穹正中漏

繄王揭然出上下拓宇宙

俯视三事者騃騃若童幼

低摧护中兴若凤视其鷇

遇险必伸足逢诛将引脰

既正北极尊遂治众星谬

重闻章陵幸再见岐阳狩

日似新刮膜天如重熨绉

易政疾似欬求贤甚于购

化之未期年民安而国富

翼卫两舜趋钩陈十尧骤

忽然遗相印如羿卸其彀

奸幸却乘衅播迁遂终寿

遗庙屹峰崿功名纷组绣

开元文物盛孟子生荆岫

斯文纵奇巧秦玺新雕镂

甘穷卧牛衣受辱对狗窦

思变如易爻才通似玄首

秘于龙宫室怪于天篆籀

知者竞欲戴嫉者或将诟

任达且百觚遂为当时陋

既作才鬼终恐为仙籍售

予生二贤末得作升木狖

兼济与独善俱敢怀其臭

江汉称炳灵克明嗣清昼

继彼欲为三如醨如醇酎

既见陆夫子驽心却伏厩

结彼世外交遇之于邂逅

两鹤思竞闲双松格争瘦

唯恐别仙才涟涟涕襟袖

《全唐诗》 第六百零九卷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