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演义》

【明朝】 褚人获

褚人获《隋唐演义》
《隋唐演义》 【明朝】 褚人获

隋唐演义》是明末清初文学家褚人获创作的一部具有英雄传奇和历史演义双重性质的长篇章回体小说,共二十卷,一百回。关于《隋唐演义》的成书时间,鲁迅认为它成于康熙十四年(1675年),现存最早刻印刊行版为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四雪草堂刊本。 [1-3]

全书整体结构以史为经,以人物事件为纬,以隋炀帝、朱贵儿、唐明皇杨玉环的“两世姻缘”为大框架,讲述自隋文帝起兵伐陈开始,到唐明皇还都去世为止一百七十多年的传奇历史;小说文字描写灵活多变,或铺陈华丽,富有时代气息,或用笔粗豪,人物形象鲜明,铺叙了隋炀帝奢靡的宫闱生活,隋末群雄起兵,李世民统一天下,武则天荒淫乱唐,以及唐明皇、杨贵妃风流艳事。书中对隋亡后十六院夫人流落江湖的同情,对秦琼英雄失意的感叹,与作者在明亡以后“鹱落”、“困顿”的遗民心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隋唐演义》是在以前关于隋唐的正史、野史、民间传说以及通俗小说的基础上汇总加工而成。它的诞生标志着说唐题材小说创作的转型,同时也代表了明末清初长篇白篇小说发展的一种趋势,其成功经验对此后的小说创作如《红楼梦》等也有一定的发、示范作用。

隋唐两代的故事,在宋元期间就已经在民间广为流传,但作为长篇讲史小说却始于明代。到了清初,长篇历史演义大量涌现,所涉及的内容上自远古,下至明朝,几乎构成了一个完整、细密的历史系列。《隋唐演义》就是该历史系列的一个环节,在它问世之前,罗贯中曾经编纂了《隋唐志传》。到了明朝中期,林瀚作了改订,称为《隋唐两朝志传》,褚人获以此书为主,又参考了明刊本《大唐秦王词话》《隋史遗文》《隋炀帝艳史》以及唐宋传奇、戏曲、民间传说等材料,如《海山记》《迷楼记》《开河记》《开元天宝遗事》《太真外传》等。作者广采博收,精心编撰,将众多的人物、繁杂的事件、悠长的历史熔于一炉,形成了这部有机的艺术整体《隋唐演义》。

由于题材来源的复杂性,《隋唐演义》体现的历史观也比较复杂,褚人获在总结隋唐两代兴亡教训时继承了传统史学的道德理性精神第三回开篇有这样一段议论:“从来国家吉凶祸福,虽系天命,多因人事。既有定数,必有预兆。于此若能恐惧修省,便可转灾为祥。所谓妖由人兴,亦由人灭。若但心怀猜忌,欲遏乱萌,好行诛杀,因而奸佞乘机,设谋害人,此非但不足以弭灾,且适足以酿祸。”这可以说是作者的历史观的总体表述。他一方面承认“天命”的存在,但同时也肯定了“人事”的重要性,而且认为“国吉凶祸福,虽系天命,多因人事”。第二十九回,作者有意增加了一段袁紫烟观天象的情节,袁紫烟在回答隋炀帝所问的帝星摇动问题时提出了这样的观点:“此乃天意,恐非人力能除。惟愿陛下慎修明德,或者其祸自消。”她认为君主修德就可以挽回“天心”,但遗憾的是,“任你天心显示,草木预兆”,隋炀帝本人却“只做不见不闻”,为隋朝的灭亡埋下了伏笔。

从今人的眼光来看,《隋唐演义》思想上的局限有两点:首先,它不仅以大量篇幅直接进行封建伦理道德的说教,而且正面塑造了以愚忠求宠的王义、姜亭亭夫妇的形象。如小说花费大量的笔墨写王义夫妇怎样用头发做成“青丝帐”以谢“隆恩”,博得隋炀帝一笑。作者对这对愚夫愚妇的“品行”津津乐道,赞赏不已。又如,作者谴责了隋炀帝的暴政,却又不厌其烦地渲染朱贵儿等人以“殉节”报答昏君的故事。这表明,在作者的心目中,“忠君”是至高无上的道德准则,即使这“君”如狼似虎。其次,作品在总体结构上以朱贵儿、隋炀帝与唐明皇、杨贵妃的“两世姻缘”为副线,以欣赏的态度写了这两对情人的“爱情”,这也是书中的糟粕。封建帝王固然可以作为文艺作品的爱情主人公来描写,但隋炀帝、唐明皇之于朱贵儿、杨贵妃,与其说是“爱”,毋宁说是对没有任何人身自由的女性的玩弄,与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男女之间的爱情并不干。

与隋唐题材小说相比,褚人获的创作体现出了比较明显的主体色彩。作者对国家兴亡这一重大问题有十分浓厚的兴趣,小说以“再世因缘”为线索,将隋炀帝、唐玄宗两代兴衰的历史联系起来,体现了作者对国家兴亡这个敏感问题的宏观思考。在对历史进行反思时,作者又将自己的感情融入了作品,表现出了一个特殊时期文人对“亡国”的独特体会,使作品带上了鲜明的感情色彩。此外,作者所写的是一部文人眼中的历史,褚人获按自己的趣味和理解重构了这段历史。因此,无论的取材标准、叙事角度和方式都和以往的作品有了较大的差异,无论是人物形象,还是感情态度,都带上了明显的文人色彩,这为历史演义小说创作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在中国小说史上,《隋唐演义》是一部特点比较鲜明的作品。从隋唐题材小说自身发展的角度看,它是隋唐题材小说的集大成之作。褚人获借鉴、甚至抄袭了前人的已有成果,但又“夺胎换骨”,成功地超越了前人。从小说刊行后读者的接受效果来看,不仅被它借用的几部作品从此销声匿迹,后来者也大多望而却步,尽管隋唐题材的小说仍在不断出现,但像《说唐全传》之类的作品大多都回归了“说书”体老路。从整个小说史的角度看,《隋唐演义》尽管还不能与《三国演义》《水浒传》这样的名著相抗衡,但它在《三国》《水浒》之外开创了历史题材小说创作的另一种模式,因此别具一格,这对后世的小说创作又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查看该书籍完整介绍

目录分页

  • 《隋唐演义》前言

    《隋唐演义》一百回,是一部兼有英雄传奇和历史演义双重性质的小说。作者褚人获,字稼轩,又字学稼,号石农,长洲(今江苏苏州)人。生卒年不详,康熙二十年前后在世。终身不仕,文名甚高,能诗善文,尤喜涉猎历代...

  • 《隋唐演义》第一回 隋主起兵代陈 晋王树功夺嫡

    诗曰:繁华消歇似轻云,不朽还须建大勋。壮略欲扶天日坠,雄心岂入弩骀群。时危俊杰姑埋迹,运启英雄早致君。怪是史书收不尽,故将彩笔谱奇文。从来极富、极贵、极畅适田地,说来也使人心快,听来也使人耳快,看来...

  • 《隋唐演义》第二回 杨广施谗谋易位 独孤逞妒杀宫妃

    诗曰:人谓骨肉亲,我谓谗间神。嫌疑乍开衅,官小争狺狺。戈矛生笑底,欢爱成怨嗔。能令忠孝者,衔愤不得伸。巧言因如簧,萋非成贝锦。此中偶蒙蔽,觌面犹重囗。心似光明烛,人言自不侵。家国同一理,君子其敬听...

  • 《隋唐演义》第三回 逞雄心李靖诉西岳 造谶语张衡危李渊

    词曰:英雄气傲,硬向神灵求吉兆。行而空中,不是真龙也学龙。流言增忌,危矣唐公偏姓李。仙李盘根,却笑枯杨(禾弟)不生。调寄“减字木兰花”从来国家吉凶祸福,虽系天命,多因人事;既有定数,必有预兆。于此若...

  • 《隋唐演义》第四回 齐州城豪杰奋身 植树岗唐公遇盗

    诗曰:知己无人奈若何?斗牛空见气嵯峨。黯生霜刃奇光隐,尘锁星文晦色多。匣底钅舌锋悲自扁,水中清影倩谁磨?华阴奇士难相值,只伴高人客舍歌。这首诗名为“宝剑篇”。单说贤才埋没,拂拭无人,总为天下无道,豪...

  • 《隋唐演义》第五回 秦叔宝途次救唐公 窦夫人寺中生世子

    词曰:天地无心,男儿有意,壮怀欲补乾坤缺。鹰鹤何事奋云宵?驾凤垂翅荆棒里。情脉脉,恨悠悠,发双指。热心肯为艰危止,微躯拼为他人死。横尸何借咸阳市,解纷岂博世间名?不平聊雪胸中事,愤方休,气方消,心方...

  • 《隋唐演义》第六回 五花阵柴嗣昌山寺定姻 一蹇囊秦叔宝穷途落魄

    诗曰:沦落不须哀,才奇自有媒。屏联孔雀侣,箫筑凤凰台。种玉成佳偶,排琴是异材。雌雄终会合,龙剑跃波来。世间遇合,极有机缘,故有意之希求,偏不如无心之契合。唐公是隋室虎臣,窦夫人乃周朝甥女。隋主篡周之...

  • 《隋唐演义》第七回 蔡太守随时行赏罚 王小二转面起炎凉

    诗曰:金风瑟瑟客衣单,秋蛋哪哪夜生寒。一灯影影焰欲残,清宵耿耿心几剜。天涯游子惨不欢,高堂垂白空倚阑。囊无一钱羞自看,知己何人借羽翰?东望关山泪雨弹,壮士悲歌行路难。常言道:“家贫不是贫,路贫愁煞人...

  • 《隋唐演义》第八回 三义坊当锏受腌? 二贤庄卖马识豪杰

    词曰:牝牡骊黄,区区岂是英雄相?没个孙阳,骏骨谁相赏?伏枥悲鸣,气吐青云漾。多惆怅,盐车踯躅,太行道上。调寄“点绛唇”宝刀虽利,不动文士之心。骏马虽良,不中农夫之用。英雄虽有掀天揭地手段。那个识他、...

  • 《隋唐演义》第九回 入酒肆莫逢旧识人 还饭钱径取回乡路

    诗曰:乞食吹竿骨相癯,一腔英气未全除。其妻不识友人识,容貌似殊人不殊。函谷绨袍怜范叔,临邛杯酒醉相知。丈夫交谊同金石,肯为贫穷便欲疏?结交不在家资。若靠这些家资,引惹这干蝇营狗苟之徒,有钱时,便做出...

  • 《隋唐演义》第十回 东岳庙英雄染疴 二贤庄知己谈心

    诗曰:困厄识天心,题撕意正深。琢磨成美玉,锻炼出良金。骨为穷愁老,谋因艰苦沉。莫缘频失意,黯黯泪沾襟。如今人,小小不得意便怨天;不知天要成就这人,偏似困苦这人一般。越是人扶扶不起,莫说穷愁,便病也与...

  • 《隋唐演义》第十一回 冒风雪樊建威访朋 乞灵丹单雄信生女

    诗曰:雪压关山惨不收,朔风吹送白蒙头。身忙不作洛阳卧,谊密时移剡水舟。怪杀颠狂如落絮,生增轻薄似浮沤。谁知一夕蓝关路,得与知心少逗留。这一道雪诗,单说这雪是高人的清事,豪客的酒筹,行旅的愁媒,却又在...

  • 《隋唐演义》第十二回 皂角林财物露遭殃 顺义村擂台逢敌手

    诗曰:英雄作事颇囗囗,谗夫何故轻淄涅。积猜惑信不易明,黑白妍姓难解辨。雉网鸿罹未足悲,从来财货每基危。石崇金谷空遗恨,奴守利财能尔为。堪悲自是运途蹇,干戈匝地无由免。昂首嗟嘘只问天,纷纷肉眼何须谴...

  • 《隋唐演义》第十三回 张公谨仗义全朋友 秦叔宝带罪见姑娘

    词曰:云翻雨覆,交情几动穷途哭。惟有英雄,意气相孚自不同。鱼书一纸,为人便欲拚生死。拯厄扶危,管鲍清风尚可追。调寄“减字木兰花”交情薄的固多,厚的也不少。薄的人富贵时密如胶漆,患难时却似搏沙,不肯拢...

  • 《隋唐演义》第十四回 勇秦琼舞锏服三军 贤柳氏收金获一报

    诗曰:沙中金子石中玉,于将埋没丰城狱。有时拂拭遇良工,精光直向苍天烛。丈夫踪迹类如此,倏而云泥倏虎鼠。汉王高筑惊一军,淮阴因是维灌信。困穷拂抑君莫嗟,赳赳干城在兔囗。但教有宝怀间蕴,终见鸣河入帝里...

孙俊平律师

孙俊平律师

孙俊平律师从事法律工作近二十年,在诉讼及非诉讼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知识和法律服务经验,深受广大当事人和企事业单位的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