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

【清朝】 兰陵笑笑生

兰陵笑笑生《金瓶梅》
《金瓶梅》 【清朝】 兰陵笑笑生

金瓶梅》,中国古代长篇白话世情小说,一般认为是中国第一部文人独立创作的章回体长篇小说。其成书时间约在明朝隆庆至万历年间,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

《金瓶梅》书名是由小说三个女主人潘金莲、李瓶儿、庞梅各取一字合成的。小说题材由《水浒传》中武松杀嫂一段演化而来,通过对兼有官僚、恶霸、富商三种身份的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体现当时民间生活的面貌,描绘了一个上至朝廷内擅权专政的太师,下至地方官僚恶霸乃至市井间的地痞、流氓、宦官、帮闲所构成的鬼蜮世界,揭露了明代中叶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具有较深刻的认识价值。被列为明代“四大奇书”之首。

关于《金瓶梅》的成书时间,长期流传的是嘉靖(1522—1566)说。最早明确提出此说的是屠本畯的《山林经济籍》。郑振铎在《谈金瓶梅词话》中对此说提出质疑,认为“如果把《金瓶梅词话》产生的时代放在明万历间,当不会是很错的”。接着,吴晗证明“《金瓶梅》成书时代大约是在万历十年到三十年这二十年(1582—1602)中”。黄霖认为《金瓶梅》当成书于万历二十年(1592)前后,是中国第一部个人创作的长篇小说。

《金瓶梅》是明代“四大奇书”之首,是一部描写市井人物的小说,有人认为它是第一部文人独创的小说,所以在中国古代小说发展史上有其独特的地位,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开拓性意义,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分水岭。在中国古代小说中,它还是第一部细致的描述人物生活、对话及庭琐事的小说,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有人认为,虽然由于小说中有性描写,使它对市井之民构成了吸引;但只有对传统文化有当认知的人,才能够真正读懂、读透它。

《金瓶梅》是一部以描写家庭生活为题材的现实主义巨著,它假托宋朝旧事,实际上展现的是晚明政治和社会的各种现象,是一个社会断层的深入剖解。法国大百科全书称《金瓶梅》“全书将西门庆的好色行为与整个社会历史联系在一起”。

一、全书描写了西门庆的一生及其家庭从发迹到败落的兴衰史,并以西门庆为中心,一方面辐射市井社会,一方面反映官场社会,展开了一个时代的广阔图景,彻底暴露出人间的肮脏与丑恶。西门庆一方面凭借经济实力交通权贵,行贿钻营,提高政治地位;另一方面又依靠政治地位贪赃枉法,为所欲为,扩大非法经营,从而成为集财、权、势于一身的地方一霸。作品还通过西门庆的社会活动,反映了上自朝廷下至市井,官府权贵与豪绅富商狼狈为奸、鱼肉百姓、无恶不作的现实,从客观上表明了这个社会的无可救药。

二、《金瓶梅》以相当多的篇幅描写了西门庆及其妻妾的家庭活动,写出了这个罪恶之家的林林总总,反映了正常人性惨遭扭曲和异化的过程。以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为代表的诸多女性,尽管出身、性格、遭遇不尽相同,但都被超常的情欲、物欲所支配。她们以扭曲的人性去对抗道德沦丧的夫权社会,又在人性的扭曲中走向堕落和毁灭。作品在原始欲望的文本表象下面,同时具备了对人性本质的拷问,善与恶的分界在这本书中有了另一种解释。

作为中国第一部具有近代意味的现实主义文学巨著,《金瓶梅》是中国古代小说发展的重要的里程碑。它突破了中国长篇小说的传统模式,在艺术上较之此前的长篇小说有了多方面的开拓和创新,为中国古代小说的演进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一、创作题材,从描述英雄豪杰神仙妖魔转向家庭生活、平凡人物。它是第一部以家庭生活和世态人情为题材的长篇小说,主要通过普通人物的人生际遇来表现社会的变迁,具有强烈的现实性、明确的时代性,这标志着中国古代小说艺术的渐趋成熟和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重大发展,为此后的世情小说开辟了广阔的题材世界,并使之成为此后小说的主流。

二、创作主旨,从立意歌颂理想变为着重暴露黑暗,从表现美转为暴露丑。《金瓶梅》之前的长篇小说,在批评社会黑暗的同时,更多的是着力讴歌美好的理想,表现出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而《金瓶梅》则实现了中国古代小说审美观念的大转变,极写世情之恶、生活之丑,是一部彻底的暴露文学。它在表现丑的时候,常常用白描手法,揭示人物言行之间的矛盾,达到强烈的讽刺效果,这种写法对此后的讽刺文学有极大的影响。

三、人物塑造,从单色调变为多色调,从平面化转向立体化。《金瓶梅》的叙事重心从以往的以组织安排故事为主转向以描写人物为主,并且克服了先前小说中人物性格单一化、凝固化的倾向,注重多方面、多层次地刻划人物性格,能细致如微地揭示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在一些人物形象中出现了美丑并举的矛盾组合,写出了人物性格的丰富性、复杂性和流动性,实现了小说艺术的重大突破。

四、叙事结构,从线性发展转向网状交织。此前的长篇小说基本上是由一个个故事连结而成,采用的是线性发展的结构形式。而《金瓶梅》则从生活的复杂性出发,发展为网状结构。全书围绕西门庆一家的盛衰史而开展,并以之为中心辐射到整个社会,使全书组成一个意脉相连、情节相通的生活之网,既千头万绪,又浑然一体。

五、语言艺术,从说书体语言发展为市井口语。此前长篇小说的语言深受“说话”伎艺影响,《三国演义》属于半文半白的演义语体,至《水浒传》、《西游记》白话语言日渐成熟,同时也向着规范化和雅驯化的方向发展,而《金瓶梅》却代表了小说语言发展的另一方面,即遵循口语化、俚俗化的方向发展。它运用鲜活生动的市民口语,充满着浓郁淋漓的市井气息,尤其擅长用个性化的语言来刻画人物,神情口吻无不毕肖。

《金瓶梅》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由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小说。从此,文人创作成为小说创作的主流。《金瓶梅》之前的长篇小说,莫不取材于历史故事或神话、传说。《金瓶梅》摆脱了这一传统,以现实社会中的人物和家庭日常生活为题材,使中国小说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日臻成熟,为其后《红楼梦》的出现做了必不可少的探索和准备。

《金瓶梅》以家庭为中心,写一家联系到天下、国家,反映现实社会,给《红楼梦》写贵族家庭的衰败开了路;《金瓶梅》倾心于女性的世界,把人类的另一半推向舞台的中心,直接影响了《红楼梦》的创作;《金瓶梅》善于运用生动鲜活的俗语、市语,人物各有各的声口,这完全为《红楼梦》所继承;《金瓶梅》打破大团圆的传统结局,如实描写人生悲剧,《红楼梦》也是如此。因此,有学者称“《金瓶梅》是《红楼梦》之祖”。

《金瓶梅》的诞生,标志着诸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几部小说取材于历史故事与神话传说而集体整理加工式小说创作模式的终结,开了文人直接取材于现实社会生活而进行独立创作长篇小说的先河。历代研究《金瓶梅》者,不乏其人,论著层出不穷。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更是倍受研究者之关注

《金瓶梅》全书100回,人物200多个,结构大而不乱,200多个人物中,潘金莲、西门庆、陈经济、吴月娘都很有个性,里面运用了大量方言、歇后语、谚语、词曲,不少词曲用得颇为精妙,又富含杂学知识。书中宣扬了因果报应之说,由于里面淫词秽语很多,因此被列为禁书。

查看该书籍完整介绍

目录分页

  • 《金瓶梅》第一回 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

    诗曰:豪华去后行人绝,箫筝不响歌喉咽。雄剑无威光彩沉,宝琴零落金星灭。玉阶寂寞坠秋露,月照当时歌舞处。当时歌舞人不回,化为今日西陵灰。又诗曰: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

  • 《金瓶梅》第二回 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

    词曰:芙蓉面,冰雪肌,生来娉婷年已笄。袅袅倚门余。梅花半含蕊,似开还闭。初见帘边,羞涩还留住;再过楼头,款接多欢喜。行也宜,立也宜,坐也宜,偎傍更相宜。话说当日武松来到县前客店内,收拾行李铺盖,交土...

  • 《金瓶梅》第三回 定挨光王婆受贿 设圈套浪子私挑

    诗曰:乍对不相识,徐思似有情。杯前交一面,花底恋双睛。[亻差][亻亚]惊新态,含胡问旧名。影含今夜烛,心意几交横。话说西门庆央王婆,一心要会那雌儿一面,便道:“干娘,你端的与我说这件事成,我便送十两...

  • 《金瓶梅》第四回 赴巫山潘氏幽欢 闹茶坊郓哥义愤

    诗曰:璇闺绣户斜光入,千金女儿倚门立。横波美目虽后来,罗袜遥遥不相及。闻道今年初避人,珊珊镜挂长随身。愿得侍儿为道意,后堂罗帐一相亲。话说王婆拿银子出门,便向妇人满面堆下笑来,说道:“老身去那街上取...

  • 《金瓶梅》第五回 捉奸情郓哥定计 饮鸩药武大遭殃

    诗曰:参透风流二字禅,好姻缘是恶姻缘。痴心做处人人爱,冷眼观时个个嫌。野草闲花休采折,真姿劲质自安然。山妻稚子家常饭,不害相思不损钱。话说当下郓哥被王婆打了,心中正没出气处,提了雪梨篮儿,一迳奔来街...

  • 《金瓶梅》第六回 何九受贿瞒天 王婆帮闲遇雨

    词曰:别后谁知珠分玉剖。忘海誓山盟天共久,偶恋着山鸡,辄弃鸾俦。从此箫郎泪暗流,过秦楼几空回首。纵新人胜旧,也应须一别,洒泪登舟。却说西门庆去了。到天大明,王婆拿银子买了棺材冥器,又买些香烛纸钱之类...

  • 《金瓶梅》第七回 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

    诗曰:我做媒人实自能,全凭两腿走殷勤。唇枪惯把鳏男配,舌剑能调烈女心。利市花常头上带,喜筵饼锭袖中撑。只有一件不堪处,半是成人半败人。话说西门庆家中一个卖翠花的薛嫂儿,提着花厢儿,一地里寻西门庆不着...

  • 《金瓶梅》第八回 盼情郎佳人占鬼卦 烧夫灵和尚听淫声

    词曰:红曙卷窗纱,睡起半拖罗袂。何似等闲睡起,到日高还未。催花阵阵玉楼风,楼上人难睡。有了人儿一个,在眼前心里。话说西门庆自娶了玉楼在家,燕尔新婚,如胶似漆。又遇陈宅使文嫂儿来通信,六月十二日就要娶...

  • 《金瓶梅》第九回 西门庆偷娶潘金莲 武都头误打李皂隶

    诗曰:感郎耽夙爱,着意守香奁。岁月多忘远,情综任久淹。于飞期燕燕,比翼誓鹣鹣。细数从前意,时时屈指尖。话说西门庆与潘金莲烧了武大灵,到次日,又安排一席酒,请王婆作辞,就把迎儿交付与王婆看养。因商量道...

  • 《金瓶梅》第十回 义士充配孟州道 妻妾玩赏芙蓉亭

    词曰:八月中秋,凉飙微逗,芙蓉却是花时候。谁家姊妹斗新妆,园林散步携手。折得花枝,宝瓶随后,归来玩赏全凭酒。三杯酩酊破愁城,醒时愁绪应还又。话说武二被地方保甲拿去县里见知县,不题。且表西门庆跳下楼窗...

  • 《金瓶梅》第十一回 潘金莲激打孙雪娥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

    诗曰:六街箫鼓正喧阗,初月今朝一线添。睡去乌衣惊玉剪,斗来宵烛浑朱帘。香绡染处红余白,翠黛攒来苦味甜。阿姐当年曾似此,纵他戏汝不须嫌。话说潘金莲在家恃宠生骄,颠寒作热,镇日夜不得个宁静。性极多疑,专...

  • 《金瓶梅》第十二回 潘金莲私仆受辱 刘理星魇胜求财

    诗曰:可怜独立树,枝轻根亦摇。虽为露所[氵邑],复为风所飘。锦衾襞不开,端坐夜及朝。是妾愁成瘦,非君重细腰。话说西门庆在院中贪恋桂姐姿色,约半月不曾来家。吴月娘使小厮拿马接了数次,李家把西门庆衣帽都...

  • 《金瓶梅》第十三回 李瓶姐墙头密约 迎春儿隙底私窥

    词曰: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话说一日西门庆往前边走来,到月娘房中。月娘告说:“今日花家使小厮拿帖来,请你吃酒。”西门庆观看帖...

  • 《金瓶梅》第十四回 花子虚因气丧身 李瓶儿迎奸赴会

    诗曰:眼意心期未即休,不堪拈弄玉搔头。春回笑脸花含媚,黛蹙娥眉柳带愁。粉晕桃腮思伉俪,寒生兰室盼绸缪。何如得遂相如意,不让文君咏白头。话说一日吴月娘心中不快,吴大妗子来看,月娘留他住两日。正陪在房中...

  • 《金瓶梅》第十五回 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

    诗曰:楼上多娇艳,当窗并三五。争弄游春陌,相邀开绣户。转态结红裾,含娇入翠羽。留宾乍拂弦,托意时移住。话说光阴迅速,又早到正月十五日。西门庆先一日差玳安送了四盘羹菜、一坛酒、一盘寿桃、一盘寿面、一套...

孙俊平律师

孙俊平律师

孙俊平律师从事法律工作近二十年,在诉讼及非诉讼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知识和法律服务经验,深受广大当事人和企事业单位的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