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岳全传》

【清朝】 钱彩

钱彩《说岳全传》
《说岳全传》 【清朝】 钱彩

说岳全传》是清代钱彩编次、金丰增订的长篇英雄传奇小说,最早刊本为金氏余庆堂刻本,共20卷80回。前61回是岳飞的“英雄谱”和“创业史”;后19回,主要讲述岳飞死后,岳雷扫北的故事。歌颂了岳飞等将士英勇作战、精忠报国的忠勇行为,鞭笞了秦桧等人卖国求荣、陷害忠良的丑恶罪行。

岳飞前世为佛顶大鹏。秦桧为虬龙,秦桧妻王氏为女土蝠,万俟卨为团鱼精,因大鹏啄死女土蝠和团鱼精,啄瞎虬龙左眼,遂结下前世冤仇。

大鹏投胎岳家,虬龙要报一啄之仇,发黄河大水淹没河南汤阴县岳庄,幸得陈抟老祖救,岳飞和母亲在花缸内不至淹死。虬龙发水违犯天条被斩,转世为秦桧,岳飞母子漂流至河北大名府内黄县被王明收留。

岳飞在母亲严教下长大,又从周侗学艺,少年即文武双全;岳飞与结义兄弟赴京考武举,枪挑小梁王闯下大祸,逃回乡里;不久,金兀术兴兵南犯,徽宗、钦宗以及康王尽被俘虏,并俘虏了秦桧夫妇;康王得天之助,泥马逃过长江金陵即位,召岳飞入伍抗金;岳飞击败金兀术,因功而升为五省大元帅,金兀术和秦桧妻子王氏通奸,并买通秦桧,送他回国充当内奸,岳飞挥兵北上,在朱仙镇大破金兵“连环马”、“铁浮陀”,最后大破金龙绞尾阵,金兵溃不成军。

岳飞准备直捣黄龙府之时,十二道金牌令岳飞立即回京。秦桧夫妇为破坏抗金事业,以“莫须有”的罪名屈杀岳飞、岳云和张宪于风波亭。

岳飞之子岳雷、岳霖与牛皋之子牛通等人结义。岳家军将领子弟闹临安,祭岳坟,后秦桧夫妇暴死、高宗驾崩,孝宗即位为岳飞昭雪,岳雷挂帅抵抗金兀术的新入侵;岳家小将全歼金兵,生擒金兀术,金兀术当场气死,牛皋当场笑死;结末是忠臣皆得封赠,岳飞之灵由佛祖迪顿悟因果,遂复为佛顶大鹏。

南宋开始,岳飞的故事就广泛流传于民间,到了元朝明朝更加风行,成为说话艺人、戏曲家、小说家创作的题材,如《大宋中兴通俗演义》、《武穆精忠传》等,平话、杂剧、传奇、歌谣,各种形式都有。到了清朝,文人钱彩、金丰等在原来一些“说岳”演义和民间传说的基础上,才重新整理、创作了《说岳全传》。

《说岳全传》问世之后,其影响之大,使过去同题材的作品都相形见绌,从而成为这类题材的小说中带有总结性和定型化的作品。

《说岳全传》是一部思想内容比较复杂的作品,它以忠奸斗争为线索来展开民族矛盾,在民族矛盾中表现忠奸斗争。忠奸斗争,是一个比较古老的主题,但是不同时代的忠奸斗争有不同的具体内容。

《说岳全传》中所写的忠奸斗争是在南宋立国未稳、金兵大举进兵中原的特殊历史背景之下展开的。岳飞等爱国将领,力主抗战,收复失地。而秦桧为首的权奸集团,则竭力主张卖国求和。因此,爱国与卖国、抗战与投降,便成为作品中反映的忠奸斗争的具体内容。由于最高统治者皇帝站在投降派一方,这就使作者和作品的主人公面临着不可克服的矛盾:一方面歌颂抗战是说岳故事固有的中心内容,也是符合作者思想的;另一方面,忠君是封建社会最高的道德准则,是“三纲之首”,作者逾越不了这个认识。岳飞思想上存在忠君与爱国这一难以克服的深刻矛盾,当秦桧里通外合,向高宗进谗,用十二道金牌将其从快要取得最后胜利的前线召回时,他却抱着“既是朝廷圣旨,那管他权臣弄权”的愚忠观念,俯首听命,并不准王横反抗,又将长子岳云和将军张宪召来京师,以防他们激反,最后怀着对奸臣的怨愤和忠孝节义俱全的自我安慰,与岳云、张宪一起被害于风波亭上。他这种忠于最高封建道德规范的悲剧,与其轰轰烈烈的抗金斗争形成鲜明的反照,既表现了作者对“忠臣为国死含冤”的痛苦和对“奸邪误国”的愤懑,也反映了作者对愚忠的认同。

本来,在皇帝本人就是投降派头子的情况下,忠君与爱国二者是不可得兼的。但在《说岳全传》里,作者要尽力将两者统一起来,结果造成了作品主题思想和岳飞性格的复杂性。作者解释不了现实的悲剧,便在岳飞故事之外,加上了一个给人以安慰的尾巴。

《说岳全传》充满了传奇色彩。岳飞单枪闯敌营、梁红玉击鼓金山、牛皋将金兀术骑于胯下大笑而死等情节,都写得有声有色,富于感染力。《说岳全传》的情节安排,有自己的特色。以岳飞为中心,形成众星拱月之势。此外,作品在纵向主线分明的同时,又注意了横向方面情节的生动性和人物性格的丰富性,纵横交错,条理清晰,主于突出,枝叶茂密,古典小说常用的悬念、埋伏、照应、烘托、渲染等手法都运用自如,比较成功。

《说岳全传》通篇都是说书人口气,语言通俗流畅、简洁明快、精彩动人,可读性强。但由于受传统的因果报应观念影响,《说岳全传》把宋与金的矛盾、忠与奸的矛盾归结为宿怨相报,天数使然,岳飞与金兀术的矛盾被解释为大鹏鸟与赤须龙的冤冤相报,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现实描写中的爱憎感惰。另外,作品虚构了一个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岳飞死后受封、奸臣被惩处、岳雷直捣黄龙、气死了兀术……这种虚构虽然大快人心,但软弱无力,并不高明。

总的说来,《说岳全传》是一部比较优秀的作品,其主导思想是积极的,但也含有一些糟粕;小说艺术上有值得称道的一面,但也有缺陷。

此外,其他如陆登坚贞不屈,李若水面对残酷刑法,凛然不屈,还一口咬下老狼主耳朵;宗泽忧国如焚,大叫“过河杀贼”而死;王佐为了混入金营策反,用“苦肉计”砍下自己胳膊等等,都能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查看该书籍完整介绍

目录分页

  • 《说岳全传》前言

    《说岳全传》,全称《新增精忠演义说本岳王全传》,是一部以岳飞抗金故事为题材、带有某种历史演义色彩的英雄传奇小说。岳飞,字鹏举,是南宋著名的爱国将领。他坚决抗战、英勇杀敌,生前身后都赢得了人民深深的爱...

  • 《说岳全传》第一回 天遣赤须龙下界 佛谪金翅鸟降凡

    三百余年宋史,中间南北纵横。闲将二帝事评论,忠义堪悲堪敬。忠义炎天霜露,奸邪秋月痴蝇。忽荣忽辱总虚名,怎奈黄粱不醒!调《西江月》诗曰:五代干戈未肯休,黄袍加体始无忧。那知南渡偏安主,不用忠良万姓愁...

  • 《说岳全传》第二回 泛洪涛虬王报怨 抚孤寡员外施恩

    诗曰:波浪洪涛滚滚来,无辜百姓受飞灾。冤冤相报何时了,从今结下祸殃胎。常言道:“冤家直解不宜结。”那人来惹我,尚然要忍耐,让他几分,免了多少是非。何况那蛟精,在真君剑下逃出命来,躲在这黄河岸边,修行...

  • 《说岳全传》第三回 岳院君闭门课子 周先生设帐授徒

    诗曰:洪水漂流患难遭,堪嗟幼子团蓬蒿。终宵纺绩供家食,教子思夫泪暗抛。且说这岳飞出了门,一时应承了母亲出来打柴,却未知往何处去方有柴。一面想,一头望着一座土山走来。立住脚,四面一望,并无一根柴草。一...

  • 《说岳全传》第四回 麒麟村小英雄结义 沥泉洞老蛇怪献枪

    古人结交惟结心,此心堪比石与金。金石易销心不易,百年契合共于今。今人结交惟结口,往来欢娱肉与酒。只因小事失相酬,从此生嗔便分手。嗟乎大丈夫,贪财忘义非吾徒。陈雷管鲍难再得,结交轻薄不如无。水底鱼,天...

  • 《说岳全传》第五回 岳飞巧试九枝箭 李春慨缔百年姻

    诗曰:未曾金殿去传肿,先识鱼龙变化多。不用屏中图孔雀,却教仙子近嫦娥。话说当时周侗问岳飞:“为着何事,不去应试?”岳飞禀道:“三个兄弟俱豪富之家,俱去备办弓马衣服。你看孩儿身上这般褴褴褛褛,那有钱来...

  • 《说岳全传》第六回 沥泉山岳飞庐墓 乱草冈牛皋剪径

    诗曰:飘蓬身世两茫然,回首孤云更可怜。运等绛帐无他虑,只图四海姓名传。自古道:“物各有主。”这马该是岳大爷骑坐的,自然伏他的教训,动也不敢动,听凭岳大爷一把牵到空地上。仔细一看,自头至尾足有一丈长短...

  • 《说岳全传》第七回 梦飞虎徐仁荐贤 索贿赂洪先革职

    “却说那人走上前来,作个揖,便说道:“小人乃是这里村中一个里长的便是。只因相州节度都院刘大老爷行文到县,各处武童俱要到那里考试,取了方好上京应试。特来通知岳大爷和众位小爷。因见小爷们在此操演武艺,不...

  • 《说岳全传》第八回 岳飞完姻归故土 洪先纠盗劫行装

    诗曰:花烛还乡得意时,忽惊宵小弄潢池。螳螂枉奋当车力,空结冤仇总是痴。话说李知县对岳飞道:“老夫自从丧偶未娶,小女无人照看,你令堂正堪作伴。我且不留你,你速速回去与令堂说明,明日正是黄道吉日,老夫亲...

  • 《说岳全传》第九回 元帅府岳鹏举谈兵 招商店宗留守赐宴

    话说岳大爷在马上回头看那人时,却是相州开客店的江振子。岳大爷道:“你如何却在此?怎地我害了你?”江振子道:“不瞒大爷说,自从你起身之后,有个洪中军,说是被岳大爷在刘都院大老爷面前赢了他,害他革了职...

  • 《说岳全传》第十回 大相国寺闲听评话 小校场中私抢状元

    却说牛皋跟了那两个人走进围场里来,举眼看时,却是一个说评话的摆着一个书场,聚了许多人,坐在那里听他说评话。那先生看见三个人进来,慌忙立起身来,说道:“三位相公请坐。”那两个人也不谦逊,竟朝上坐下。牛...

  • 《说岳全传》第十一回 周三畏遵训赠宝剑 宗留守立誓取真才

    诗曰:三尺龙泉一纸书,赠君他日好为之。英雄自古难遭遇,管取功成四海知。却说周三畏必要请教岳大爷此剑的出处,当下岳大爷道:“小弟当初曾听得先师说:‘凡剑之利者,水断蛟龙,陆专刂犀象。有龙泉、太阿、白虹...

  • 《说岳全传》第十二回 夺状元枪挑小梁王 反武场放走岳鹏举

    诗曰:落落贫寒一布衣,未能仗剑对公车。心承孟母三迁教,腹饱陈平六出奇。铩羽濡飞嗟此日,腰金衣紫待何时?男儿未遂封侯志,空负堂堂七尽躯。话说张邦昌听得宗爷说出那两桩故事,明知是骂他妒贤嫉能,却又自家有...

  • 《说岳全传》第十三回 昭丰镇王贵染?牟驼冈宗泽踹营

    诗曰:旅邸相依赖故人,新知亦肯远留宾。若非王贵淹留住,宗泽安能独踹营?话说岳大爷弟兄五个逃出了校场门,一竟来到留守府衙门前,一齐下马,望着辕门大哭一场,拜了四拜起来,对那把门巡捕官说道:“烦老爷多多...

  • 《说岳全传》第十四回 岳飞破贼酬知己 施全剪径遇良朋

    辕门昨日感深恩,报效捐躯建上勋。白鹊旗边悬贼首,红罗山下识良朋。话说那宗留守老爷,一人一骑独踹王善的营盘,满拚一死。不要说是众寡不敌,倘然贼兵一阵乱箭,这家老爷岂不做了个刺猬?只因王善出令要捉活的...

孙俊平律师

孙俊平律师

孙俊平律师从事法律工作近二十年,在诉讼及非诉讼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知识和法律服务经验,深受广大当事人和企事业单位的信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