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寇志》

【清朝】 俞万春

俞万春《荡寇志》
《荡寇志》 【清朝】 俞万春

《荡寇志》是中国清代长篇小说名,作者俞万(1794—1849),此书草创于道光六年(1826),写成于道光二十七年(1847),中间凡“三易其稿”,首尾历22年。本书中,作者仇视以宋江为首的梁山泊起义思想金圣叹一致,所以他紧接金圣叹“腰斩”过的七十回本《水浒传》,从七十一回写起,杜撰出一大篇宋江等如何“被张叔夜擒拿正法”的故事,自名其书为《荡寇志》,此书的初刻本却又署书名为《结水浒传》。

清俞万春著《荡寇志》七十回,附“结子”一回,又名《结水浒传》。此本接续金圣叹评本之七十回水浒传而作,是水浒系列作品中与原著“立场相对”的一本著作(“立场对”指的是至少从表面上将梁山一百单八将当做“反面角色”来写,同类的小说包括后来的《残水浒》《贼三国》)。

因作者生当清季太平天国乱前,国内盗贼横生,作者有感当时中国受盗贼横行之苦,因而深恶盗贼,有“既是忠义,必不做强盗;既是强盗,必不算忠义”、“孰知罗贯中之害至于此极耶”(有一说法称:水浒七十回之前为施耐庵所作,七十回之后为罗贯中所续,故金及俞皆尊施而贬罗)的话,并进而著书立论,要使“天下后世深明盗贼忠义之辨,丝毫不容假借!”故此书中对宋江等人深恶痛绝,凡梁山泊上一干人等,几乎都无好下场。但也有观点认为,《荡寇志》实际上是用“曲笔”赞扬《水浒传》的著作,俞万春是个铁杆水浒迷(这一点在俞本人所作的自述文字中有明确表示)。《荡寇志》中有很多“自相讽刺”的内容,而其主旨实际上与被腰斩前的水浒传版本无异,再加上《荡寇志》中塑造的雷将角色大多过于刻板以及多有充满争议的行为,甚至不如书中作为“反派”的梁山好汉形象塑造得成功。这些都使得这部小说给人一种意旨纠缠的感觉。

近代长篇小说《荡寇志》系借元末明初行世的经典名著《水浒传》中故事之“续貂”之作。小说接续金圣叹评本之70回《水浒传》而作,续作正篇70回,结子1回,故又名之《结子水浒传》,乃是所有水浒系列作品中唯一立场相对的一本著作。

《荡寇志》的作者俞万春,字仲华,号忽来道人,清浙江山阴(今绍兴)人,出身于一个地方官吏庭,一生并没有正式任官,科举功名也不过是个“诸生”(秀才)。他在青壮年时代,却曾经长期追随其父在广东的任所,亲身参与了对人民反抗武装的镇压行动。《荡寇志》的写作,是作者站在维护封建统治的反动立场上,蓄意对人民群众进行思想上的镇压,来与封建统治者的暴力镇压相配合的。作者为此苦心孤诣,惨淡经营,不遗余力。据他的家属称,此书草创于道光六年(1826年),写成于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中间“三易其稿”,首尾历时22年。

作者仇视以宋江为首的梁山泊农民起义的思想与金圣叹一致,所以他紧接金圣叹腰斩过的70回本《水浒传》,从71回写起,杜撰出一大篇宋江等如何“被张叔夜擒拿正法”的故事,自名其书为《荡寇志》。

封建统治阶级历来鄙视稗官小说,甚至将其称为“惑世诬民”的“异端”,千方百计地加以禁遏,而《荡寇志》这部纯属杜撰的稗官小说,却博得许多“当道诸公”的青睐,被视为维系“世道人心”的宝物,用来进行反动宣传,以抵制革命思想在群众中的传播。

俞万春死之次年,清朝爆发了秀全领导的太平军农民大起义。与此同时,南京的清政府官员们就开始酝酿刻印《荡寇志》,以维系摇摇欲坠的“世道人心”。咸丰十年(1860年),太平军忠王李秀成攻下州,把《荡寇志》当作反革命的宣传品,予以毁版。太平天国起义失败后,同治十年(1871年),《荡寇志》又有了大字覆刻本。

在近代长篇小说的比较中,《荡寇志》的行文布局,造语设景独具匠心,刻人状物,文字精练流畅,某些情节,亦具真情实感,多有动人之处。确实有如鲁迅先生说的“在纠缠旧作之同类小说中,盖差为佼佼者矣”。至于作品中对于贪官污吏的认识,乃是作者欲为封建王朝“正名”“补天”的不甘之心,读者自然明了。

查看该书籍完整介绍

目录分页

  • 《荡寇志》结水浒全传

    山陰忽来道人俞万春仲华甫手著这一部书,名唤作《荡寇志》。看官,你道这书为何而作?缘施耐庵先生《水浒传》并不以宋江为忠义。众位只须看他一路笔意,无一字不描写宋江的奸恶。其所以称他忠义者,正为口里忠义...

  • 《荡寇志》第七十一回

    猛都监兴师剿寇宋天子训武观兵话说梁山泊上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当在做了一场的梦。梦见长人嵇康,手执一张弓,把一百单八个好汉,都在草地尽数处决,不留一个,惊出一身大汗。醒转来,微微闪开眼,只见“天下太平...

  • 《荡寇志》第七十二回

    女飞卫发怒锄奸花太岁痴情中计却说那陈丽卿正要下手结果高衙内,吃一道士拉住拳头,打不下去。丽卿回头看时,认得是父亲陈希真,便回言道:“我怕不认识高俅的这种,倒是我无礼!待我结果了他,为大家除害。”说罢...

  • 《荡寇志》第七十三回

    北固桥郭英卖马辟邪巷希真论剑却说孙高、薛宝当时上前说道:“衙内还有一件事求恳,提辖切勿推却。”希真道:“请教。”两个说道:“衙内夜间对我等说,提辖这般仁德君子,实在少有,衙内情愿过房与你老人家做个干...

  • 《荡寇志》第七十四回

    希真智斗孙推官丽卿痛打高衙内话说第二日早上,孙高问孙静道:“哥哥夜来怎知那陈希真是诈?”孙静道:“这事不难知。你想那陈希真平日最精细,诸般让人,却自己踏着稳步,里面深有心计,外面却看不出。沉静寡言...

  • 《荡寇志》第七十五回

    东京城英雄脱难飞龙岭强盗除踪却说那希真父女正待要脱身逃走,不防外面又有人打门,火刺刺的般紧急。父女都大惊,丽卿道:“爹爹,怎好?我们不如杀出去罢!”希真道:“我儿不要心慌,待我去看来。走不脱也是大数...

  • 《荡寇志》第七十六回

    九松浦父女扬威风云庄祖孙纳客却说当日飞龙岭上黑店里那妇人,同若干火家,外面又有接应的,刀枪棒棍,把丽卿团团围住厮杀。希真恐有人逃去报信,把店门截住,杀那逃走的,不好上前来帮。原来那丽卿受他父亲传授...

  • 《荡寇志》第七十七回

    皂荚林双英战飞卫梁山泊群盗拒蔡京话说陈希真父女二人辞别要行,云威问到刘广的来历。大喜,重复留住道:“贤侄且慢行,我有话要问你。你何不早说,你原来同老夫是亲戚。”希真又惊又喜道:“请问何亲?小侄实不知...

  • 《荡寇志》第七十八回

    蔡京私和宋公明天彪大破呼延灼话说蔡京辞了圣驾,带领二十万雄兵,浩浩荡荡,杀奔梁山泊未。大军渡过黄河,蔡京与众谋士商议道:“梁山泊重兵都屯在嘉祥、濮州二处,我兵不如直攻梁山,由曹县、定陶进兵。”一个谋...

  • 《荡寇志》第七十九回

    蔡太师班师媚贼杨义士旅店除奸却说宋江大怒,要斩梁世杰夫妇。吴用忙劝住道:“哥哥容禀:王定六、郁保四已死,韩滔兄弟尚在他处,今杀了他女婿、女儿,蔡京绝望,必将韩滔伤害。不如留他两条命,诱他放回韩滔,再...

  • 《荡寇志》第八十回

    高平山腾蛟避仇郓城县天锡折狱话说当时杨腾蛟叫众人取了绳索,将刘二四马攒蹄捆了。那刘二已慢慢的晕了转来。腾蛟对众人道:“我姓杨,名腾蛟,南旺营人氏。因斩了梁山王定六、郁保四,建立军功,蔡大师取我进京授...

  • 《荡寇志》第八十一回

    张觷智稳蔡太师宋江议取沂州府却说张-对盖天锡道:“足下所定之案,原是真情实理。只是此刻的时风,论理亦兼要论势。蔡京权倾中外,排陷几个人,全不费力。你此刻官微职小,如何斗得他过?枉是送了性命,仍旧无补...

  • 《荡寇志》第八十二回

    宋江焚掠安乐村刘广败走龙门厂却说陈希真在云天彪署内盘桓,光陰迅速,已是七月初旬天气,那刘广家中老小,安闲无事,慧娘、丽卿与二位娘子商量,安排酒脯瓜果,一同乞巧。慧娘道:“我们今年乞巧,不如到后面晒台...

  • 《荡寇志》第八十三回

    云天彪大破青云兵陈希真夜奔猿臂寨却说丽卿等三人正寻不见希真、刘广,心中惶惧,只见后面大队贼兵追来。看官须知:这一路贼兵,并非凭空捏造,你道是那几个?便是张清、董平、徐宁、呼延绰、龚旺、丁得孙。原来这...

  • 《荡寇志》第八十四回

    苟桓三让猿臂寨刘广夜袭沂州城却说苟氏兄弟二人,当日将陈希真推在中间交椅上,扑翻虎躯拜倒在地。希真大惊道:“居中之位,岂是我坐的!”苟桓道:“恩公容禀:不但小人弟兄两条狗命,出自洪恩救放,便是小人的祖...

家族财富传承,家庭财产传递

财富传承

家族财富传承,家庭财产传递;股权有计划转让、附条件的财产转移约定、策划设立传承子公司、设计购买教育养老年金、购买人寿保险、离岸投资及信托、家族有限合伙等。

家族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单一个人或者家庭的委托,以家庭财富的保护、传承和管理为主要信托目的,提供财产规划、风险隔离、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业等定制化事务管理和金融服务的信托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