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牡丹》

【清朝】 洪琮

洪琮《白牡丹》
《白牡丹》 【清朝】 洪琮

国之有史,以纪事也,古者左史记事,右史记言。故一代之君,必有一代之史,以垂后世,俾后世得以考其实录,昭其劝戒焉:下此若稗官、野乘微矣。至于小说,不过听其遗事而敷衍之,绎之,非有褒贬是非之可寓,非有议论评断之足观,是微之又凝矣,何足尚焉!然独不曰史缺有间,乃时时于他说,而小说抑何不足尚者说乎?其中具有忠孝廉节之可风,邪慝谗色之足戒,岂无稗于世道人心乎?如有正德君之于白牡丹一事,史无闻矣。史无闻则何不可为之说!所异者以民家两个女子,而上入君王之梦寐,以堂皇一代天子,而下等众庶之嬉游。

卒至于同州劫驾,黄虎拘函。使非有李梦雄、英国公、定国公之保驾,则正德之为正德,不知其何如也!岂不可奇?岂不可笑?岂不可戒?孔子曰:戒之在色,信然。余长夏无事信笔挥成。然言词饵谬,未免见笑于儒林;仍收而置诸箧。

适坊友来游,有所谓《白牡丹》者,世人多有求售而不得者。即有此编,何不付粹,以公同好?余曰:不可嗣。因缘请爱书数语,以弄诸首云尔。

光绪辛卯季冬月下院柱石氏书于上洋博古之斋

武荣翁山柱石氏题

查看该书籍完整介绍

目录分页

  • 《白牡丹》序

    国之有史,以纪事也,古者左史记事,右史记言。故一代之君,必有一代之史,以垂后世,俾后世得以考其实录,昭其劝戒焉:下此若稗官、野乘微矣。至于小说家,不过听其遗事而敷衍之,绎之,非有褒贬是非之可寓,非有...

  • 《白牡丹》第一回

    明主遇美人入梦金星救刘瑾为阉诗曰:乘兴南游不戒防,谁知祸急起身旁。若非洪福真天子,早把江山梦一场。又曰:两样新妆未得遭。本来龙性荡难牢。春风自是为张主。一夜吹开两树桃。话说这两首诗,单道逍遥天子的遗...

  • 《白牡丹》第二回

    穆府着棋收内监焦彩翻案害王岳且说那刘瑾称谢店主,收拾出门,夜宿晓行,不知不觉到了。是晚进入京城,住入客店安歇。次日问店小二曰:“小可要做个太监,未知怎能充作哩?”小二曰:“要作太监,须要在朝官员保奏...

  • 《白牡丹》第三回

    买首级白冤遭害假半仙看相赚金却说薛同务要买得王岳首级。随即进京,租家客馆安顿。过了三日,这一日早饭后,素服坐在客店前,看其买卖。忽一小监经过,遇着一个书生,拱手问曰:“刘公公要往那里去?”那小监答礼...

  • 《白牡丹》第四回

    刘瑾巧施纳财计文贵怒逐狐犬群话说半仙曰:“细看尊相,有一特点,是真命天子。但公公却不自知,每于酣睡时,鼻中垂下两道血涎,或伸或缩。此物名为血虹,须问亲随的方知。”刘健暗喜:“这厮果然善言。”刘健即上...

  • 《白牡丹》第五回

    焦穆诡施伪圣旨李通验识假金牌话说文贵把周殷打出,即令退堂。那周殷被逐,心挟愤恨,赶紧回京直投。日来到太监府候令,恰遇刘瑾与焦、穆议事。闻报,即唤进。周殷来至后堂拜见,将文贵毁书逐使,撺掇许多不逊之言...

  • 《白牡丹》第六回

    刘瑾毒谋收文府李通巧计醉狂奴且说文贵退入后堂,见李通曰:“若非将军指点,本帅几陷虎口。将军之功非小。”李通曰:“蒙大人提携,怎敢隐匿不言!方才大人将方德监禁,实为错算。”文贵曰:“监禁方德,好同金脾...

  • 《白牡丹》第七回

    吴芳惧罪瞒刘瑾文贵迎母拜李通话说吴芳说到刘瑾势力处,好不威风,好不得意。李通主意,灌醉他方好行事。只管斟酒相敬。吴芳开情畅饮,不一会便觉酩酊大醉,隐隐睡去。时已上灯时候。李通即在身边取出一锭五两银子...

  • 《白牡丹》第八回

    刘瑾赚主幸苏州梦雄同妹观圣驾且说刘瑾打探得文贵家眷,已逃回山东。思量无计可害他,也就罢了。吴芳暗暗欢喜。忽一日间,刘瑾对穆宏焦彩曰:“三界山柳望怀等回书,称人马已有三万,恐难攻破京城,教咱先赚着天子...

  • 《白牡丹》第九回

    章士成留客结姻刘宇瑞通家款友却说章士成辞了梦雄兄妹,提着筐篮出门而去。这里李桂金见正中供奉一幅太上老君图像,桌上供着香炉烛台,两傍壁间都是名人书画。低声问梦雄曰:“这章老丈不是宦家,或是风俗如此?”...

  • 《白牡丹》第十回

    宇瑞邀友探亲恙桂金越墙听瑶琴且说刘宇瑞请李梦雄兄妹来到府中后堂,李梦雄曰:“烦请老伯母出来,受我们拜见。”刘宇瑞正中着心怀,诈辞曰:“怎好劳动二兄?”李桂金曰:“既在通家,理应拜见。”刘宇瑞曰:“如...

  • 《白牡丹》第十一回

    刘小姐窥琴识文李夫人戏婿交婚却说李桂金因刘小姐要他弹琴,即盘着双膝,调动七弦,弹出一段孤凰求凤的曲来。刘小姐躲在亭后偷看,见李桂金注意弹琴,不提防露出妇人体态。小姐留心细看,原来李桂金因天时炎热,方...

  • 《白牡丹》第十二回

    文俊催船委保驾梦雄窿战敌强徒话说李梦雄见是妹子,惊得面如土色,汗流如雨。暗想这妮子,我教他休露出马脚,他偏偏现出女装前来,岂不苦恼?教我如何回答?夫人见李梦雄仓皇模样,笑曰:“贤婿休怪令妹,只可怪尔...

  • 《白牡丹》第十三回

    圣驾高山脱罗网奸监平地起风波却说李梦雄与柳望怀战到二三十合,这李梦雄一杆枪,好似银龙出水,又如玉蟒翻江,杀得柳望怀满面是汗,喝令喽罗上前围住。喽罗一拥围住,李梦雄前遮后隔,左钩右拦,一边交战一面吩咐...

  • 《白牡丹》第十四回

    英国公大破贼寇司礼监密捉忠良且说刘瑾对众官放刁,又令点得三百军,随向常州而去。这里地方官议论:刘瑾即已放刁,若不行些贿赂,他回京日,必定奏请,将我等提京审问一番。那时纵得无事,即亦晦气。不如聚众俟候...

家族财富传承,家庭财产传递

孙俊平律师为您解说夫妻共同财产的法律常识

对孙俊平律师来说,做一个侠行天下之人是儿时的梦想。除本职工作外,她每年还会办理多起法律援助案件,不计报酬,只为公益。从业10年来,多次被评为被评为“海淀律师事务所优秀律师”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