势运

【唐朝】 赵蕤

(百六之运,推迁改移,不为存,不为桀亡。君子小人,无贤不肖,至人无可奈何。知其不由智力也。)

天下有君子焉,有小人焉,有礼让焉。此数事者,未必其性也,未必其行也,皆势运之耳。何以言之?《文子》曰:“夫人有余则让,不足则争。让则礼义生,争则暴乱起。物多则欲省,求赡则争止。”(议曰:《管子》云:“衣食足,知荣辱。”此有余则让者也。《汉书》曰:“韩信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及在汉中,萧何言高祖曰:“韩信者,国士无双。”此不足则争者也。故傅子曰:“夫授夷、叔以事而薄其禄,父母饿于前,妻子喂于后,能守志不移者,鲜矣。”)

淮南子》曰:“游者不能拯溺,手足有所争急也;灼者不能救火,身体有所痛也。林中不卖薪,湖上不鬻鱼者,有所余也。”故世治则小人守正,而利不能诱也;世乱则君子为奸,而刑不能禁也。(慎子曰:“桀、纣之有天下也,四海之内皆乱。关龙逢、王子比干不与焉,而谓之皆乱,其乱者众也。尧之有天下也,四海之内皆治,而丹朱、商均不与焉,而谓之皆治,其治者众也。)故《庄子》曰:“当尧、舜而天下无穷人,非智得也;当桀、纣而天下无通人,非智失也。时势适然。”《新语》曰:“以近河之地湿,近山之木长者,以类及也。四渎东流,则百川无西行者,小象大而少从多也。”

是知世之君子,未必君子(议曰:匡衡云:“循礼恭让,则人不争;好仁乐施,则下不暴;尚义高节,则人兴行;宽柔惠和,则众相爱。此四者,明王之所以不严而成化也。”由是言之,世之君子,乃上之所化也。)。世之小人,未必小人(议曰:《尚书》云:“殷罔弗小大,好草窃奸究。卿士师师,非度罔获。”此言殷之季世,卿士君子并为非法,无得其中,皆从上化耳。故知世之小人,未必小人。)。世之礼让,未必礼让(议曰:《左传》云:“范宣子好让,其下皆让;栾黡为汰,弗敢违也。晋国以平,数世赖之,形善也。”夫周之兴也,其诗曰:“仪刑文王万邦作孚。”形善也。及其衰也,其诗曰:“大夫不均我从事独贤。”言不让也。由此言之,夫栾黡之让,势运之耳。故知世之礼让,未必礼让也。)。夫势运者,不可不察。(议曰:政论云:“虽有素富,骨清者,不能百一,不可为天下通变。”故知君子、小人本无定质,尽随势运者多矣。)

家族财富传承,家庭财产传递

财富传承

家族财富传承,家庭财产传递;股权有计划转让、附条件的财产转移约定、策划设立传承子公司、设计购买教育养老年金、购买人寿保险、离岸投资及信托、家族有限合伙等。

家族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单一个人或者家庭的委托,以家庭财富的保护、传承和管理为主要信托目的,提供财产规划、风险隔离、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业等定制化事务管理和金融服务的信托业务。